第六百一一十四章 毁灭神庙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613章毁灭神庙

“吼1

虚空之中,隐匿的苏小凡,在此时像是察觉到了异常。

在那一枪刺落,长枪碎裂之后,在曼陀雷科周围,幽然竟直接出现了四道苏小凡的身影!

苏小凡的这四道分身,气息也比之前的像是要强大很多,这四道分身在出现的瞬间,几乎同时爆喝。

于此同时,这四道分身,手中的长枪,也直接强行爆发!

苏小凡的这四道分身,从四个不同的方向,朝着曼陀雷科,爆发出了最为疯狂的进攻!

“那,那是什么?”

“曼陀雷科身前一尺,出现了什么?为什么刚刚苏小凡分身的那狂暴一击,根本就没有能刺破曼陀雷科身前那一尺的空气?”

“曼陀雷科,是在刚刚被攻击的过程之中,动用了某种禁术吗?苏小凡好像也急了,苏小凡的攻击,彻底爆发了?苏小凡直接动用了四道分身?”

擂台之下,很多人看着擂台之上的场景,脸色再度一变。

很多人几乎下意识的感觉,曼陀雷科,在憋屈的被攻击之中,直接动用了某种特殊的禁术!

“不对1

“那不是禁术!那是巫神领域!这,这怎么可能?巫神领域?这不是半步巫神级别的存在,才有可能领悟的一种绝对防护的领域吗?www.tcdbu.com 棉花糖小说网

甚至,有刚迈入巫神级别的巨头,都有可能还没有能领悟巫神领域的真正秘密。

曼陀雷科,怎么可能领悟?

曼陀雷科确实很强大,可是,曼陀雷科至今为止,不是也才刚刚迈入半步巫皇的境界吗?

这和巫神级别的巨头,相差还有将近两个大的境界!他,他怎么可能,领悟巫神领域?”

人群之中,有一个奥斯家族的年轻人,看着眼前这一幕,他眼神之中的震撼,压抑不住瞬间爆发。

他一时间,根本都不敢相信眼前的场景。

“不,不可能!真是巫神领域吗?”

“曼陀雷科,难道是传说之中的天才?我曾听闻家中老祖说过,年轻一代之中,是有极少数,或者说,百万里挑一的存在,是有可能在巫神境界之前,领悟出部分残缺的巫神领域的。

所谓巫神领域,就是自己身前,属于自己的世界。

在巫神领域之内,巫神几乎可以做到,近乎无敌的恐怖战斗状态!

曼陀雷科,他,真的是这种天才吗?”

阿木莉看着眼前的场景,她开口,声音都有些结巴。

她看着擂台上的战斗,她感觉这整场战斗,几乎从一开始,就有些完全超乎了自己的预料。

自家这个名义上的姐夫,竟能将曼陀雷科,逼到这种程度吗?

“毁灭之枪,九枪合一1

擂台之上,曼陀雷科在短暂的停顿之后,他赫然已经再度动了。

他双手印记凝结,在整个擂台之上,竟重新再度出现了九道长枪,只不过,这九道长枪,在重新出现之后,几乎瞬间就呈现了一种诡异的雪白色。

“白色雷光?这是巫皇级别,才能爆发出的毁灭雷电之力?”

“曼陀雷科根本就没有准备动用其他的秘术,他只是将刚刚的秘术,重新进行了一次施展,只不过,他这一次的施展,直接提升了一个境界?”

那个断臂青年,看着擂台上的情况,他很快就弄明白了曼陀雷科的意思。

只是,随后他眼神之中,就又流露出了一抹疑惑,他开口道:“这也不对,他现在,最大的问题,不应该是需要锁定苏小凡的位置,然后将苏小凡直接一击灭杀吗?

他,难道已经锁定了苏小凡的位置?”

阿木莉身后,那个中年女人,看到眼前这一幕,她则似乎已经看出了一些什么,她忽然开口,道:“是原始气息锁定,他是动用了,雷科家族的一个极为特殊的禁术,他之所以再度施展九枪合一,其中最重要的一个目的,其实就是锁定苏小凡1

“姑,什么,什么意思?”

“这九道枪,不是用来毁灭攻击的吗?为什么这九道枪,其中最重要的一个目的,就是为了锁定苏小凡?”

阿木莉看着擂台上,已经进入了最后生死灭杀的局势,她不由开口问了一句。

“正是。”

“你知道雷科家族的传承的一个禁术吗?虚空同位灭杀术1

“也就是雷科家族,第二位老祖,在巅峰时期曾创造的一个禁术,他当时可以做到,根据一个人,曾经站立的位置,然后对这个位置攻击,进而去隔空攻击那个人的本体?

也就是说,倘若雷科家族的老祖,知道你在现在这个位置出现过。

那么,两天后,他正好路过这里,他可以攻击你现在所战的位置,进而将自己的攻击力,跨越虚空,去攻击那个时候的?

雷科老祖,当年也就是因为这个特殊逆天的禁术,他虽然没有最终迈入真正的大帝境界,但是却成为了那个时期最为恐怖的人1

阿木莉身后,那个中年墨菲家族的女人,看着擂台上的场景,她一字一句开口。

“什么?”

“这个算不算是,隔空杀人术了?”

“还,还有这种禁术?可这和擂台上有什么关系……我,我好像想明白了1

“您的意思,是曼陀雷科,现在应该还做不到他曾经老祖的那个战力,但是,他却可以通过一些辅助的手段,达到类似的效果?

就像现在,曼陀雷科可以通过,用相同的术法,再去攻击苏小凡刚刚站立的最初的那个位置,进而隔空取攻击苏小凡的本体?

亦或者说,定位到苏小凡的本体?”

阿木莉是一个冰雪聪明的人,她仅仅只是听了一遍,就听懂了墨菲家族那个中年女人的意思。

她眼神里也再度爆发出了一抹震惊!

她似乎无法想象,人世间,竟然还有这种级别的逆天秘术!

“九枪,雷爆1

古老的擂台之上,苏小凡的影分身越发急躁,苏小凡隐藏在暗中也像是已经察觉到了极为恐怖的危险,苏小凡的攻击,也越发猛烈。

“这个苏小凡,现在的攻击如此的猛烈,恐怕也是感受到了,曼陀雷科接下来所要进行恐怖的攻击了。”

“所以这个苏小凡,应该是想要在曼陀雷科真正出手之前,尽快动用身体之中的巅峰实力,来攻击曼陀雷科。”

擂台之下的一个男子也不由得开口说道。

“看来,这个苏小凡,还总算有些识相,知道曼陀雷科,怒意真正爆发之后,究竟会有多么的恐怖。”

此时,曼陀雷科看着苏小凡的影分身,直直地站在原地,却根本没有多余动弹一下。

他印记凝结已经完成,他冰冷的眸子之中,杀机和怒意,也像是直接就爆发到了一个无与伦比的极致。

他骤然开口,擂台之上,那九道耀眼的白色长枪,也在这一刻狂暴巨震。

紧接着,那九道白色耀眼长枪里面的能量和符文,则像是已经暴动到了一个极致,九根长枪,就如同九颗核弹一般,随时都要逆天炸裂!

于此同时,在九道银色长枪上空,一个古老诡异的图案,也骤然乍现,而随着那古老诡异的图案乍现,一个虚空通道,也紧跟着出现。

那九道像是要毁灭掉一切的白色雷电长枪,骤然被那一个虚空通道,给吸了进去!

“真能定位,跨虚空攻击?”

“雷科家族的这个逆天禁术,是真实存在的?曼陀雷科,真的逆天修成了这个禁术?”在冠军侯右侧,那个断臂青年,看着眼前这一幕,他眼神之中,同样也再度爆发出了一抹震撼。

冠军侯的眼睛,在这一瞬间,终于也再度动了一下。

“嗯?”

只不过,他眼睛动的那一瞬间,他的目光却没有朝着擂台上看去,他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他的目光,骤然朝着前方的古庙看了过去。

“住手1

冠军侯在转头的这一瞬间,他也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他身上极度强大的气息,也在这一瞬间,疯狂爆发汹涌。

他爆喝,他周围的很多年轻一代,在他爆喝之中,甚至有些撑不住不住他身上突兀爆发的威压,有人闷哼一声,骇然暴退。

“住手,住手……”

周围的一众人之中,很多人根本就没有弄清是怎么回事,但是,在冠军侯那一声爆喝之后,有其他两道声音,紧接着也大吼了两声。

他们在这一瞬间,也像是察觉到了什么。

可是,这个时候,他们大吼,明显已经晚了!

擂台之上,曼陀雷科逆天施展的那个禁术,已经完成,那八道完全变成银白色的长枪,已经从擂台上空的虚空通道之中消失!

“发生了什么?”

擂台之下,有几个强大的年轻一代,见冠军侯身上气息爆发,人群里有两个极度强大的存在,也紧跟着开口,他们眼神之中的惊惑,也彻底爆发了。

这是曼陀雷科与苏小凡的战斗!

苏小凡只是一个废物,这个时候,曼陀雷科在震怒之中,终于动用了逆天禁术,要去斩杀苏小凡。

在这种情况下,冠军侯和人群里的那两个顶级强者,为什么要阻拦?

苏小凡,只是一个废物!

连墨菲家族的人,到了这个时候,都没有再阻拦,冠军侯和那两个顶级强者,阻拦干什么?

他们是要去救那个废物吗?

并且!

人群之中的大吼的其中一个顶级强者,在大吼的时候,他的身体,为什么不朝着擂台的方向冲过去,他为什么要朝着,村头神庙的方向冲过去?

村头神庙,和苏小凡,以及擂台上的曼陀雷科,又有什么关系?

“轰隆颅…”

八九个顶级势力之中,有人震撼,有人茫然,也有人疑惑,可也就在这一片目光之中,在神庙的方向,骤然之间,一道惊世恐怖的爆炸声,陡然响起!

疯狂肆虐爆炸的雷光,也在那一瞬间,在寺庙之中,疯狂炸裂!

寺庙古老,寺庙的墙壁上,似乎也刻画着一些古老的符文,只不过,那些符文,在无尽的岁月之中,已经失去了大量的防御能力。

此时!

随着这惊世恐怖的雷暴,犹如核弹一般,在神庙之中响起,很多人的身体,都不由疯狂巨震!

很多人的目光,也在这一瞬间,不由纷纷疯狂回头!

“发生了什么?天鬼神庙,炸了?”

“雷电,那神庙之中,爆炸的气息,是,是刚刚曼陀雷科在擂台上,疯狂凝聚的那个灭杀禁术的气息?这,这神庙,是曼陀雷科炸的?”

“不可能,曼陀雷科想要杀的,不是苏小凡那个废物吗?为什么这爆炸,会在神庙之中响起?这,这究竟发生了什么?”

暴动!

震撼!

人群之中,原本有四五道极度收敛自己气息的年轻一代,都忍不住幽然动用了自己特殊的禁术,开始快速扫视四周!

他们眼神之中的震撼,更是在这一刻,直接爆发到了一个极致!

那可是天鬼神庙!

数万年来,就连无数各大顶级势力的前辈先贤,都不曾敢轻易冒犯,甚至,这么多年,很多顶级势力,在神墟之中,都已经将这座庙,也为了是一块特殊禁区。

在这种情况下,谁会这么轻易,朝着这样一座庙出手。

现在!

就是这座惊世恐怖的神庙,就这么当着他们的面,被炸了?

他们这次前来,可都是为了,与这座神庙做交易!

“苏小凡!苏小凡真正的本尊身体,是躲在了神庙之中?”

“曼陀雷科动用禁术去锁定苏小凡的位置,苏小凡的位置,在那一刻,正好躲入了神庙之中?所以,曼陀雷科那一个炸裂一般的禁术,也就正好在神庙之中,爆炸了?”

那个穿着一身冰蓝长裙的少女,在顷刻之间,像是明白了一些什么。

她看着那神庙,她眼神之中,一道波澜也在这一刻,骤然爆发汹涌!

“苏小凡是疯了吗?”

“他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躲进神庙?他不应该,是在擂台之上吗?他什么时候,离开擂台的?他又是什么时候,进入神庙的?”

“这个苏小凡难道不知道,这个神庙,对擂台下的这些人,意味着什么吗?1

“我记得,神庙前的这个擂台,在战斗结束之前,是无法离开的!苏小凡,是怎么离开的?”

那个独臂青年,看着眼前这一幕,他的眼珠子也剧烈恐怖震动了一下,他转头看着身后,他都感觉自己的脑海,都像是遭遇了闷雷轰顶。

震撼!

无法置信!

如果之前的战斗,苏小凡在擂台上,只是有些让人惊叹他身上未亡人的诡异能力,而眼前这一幕,则就是完全超越了很多人想象的极限!

皮斯看着眼前这一幕,他甚至疯狂的揉了揉自己的眼,他更加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是真的了!

阿木莉看着惊世剧烈爆炸的神庙内部,她甚至感觉,自己的脑海里,都短暂的出现了一片空白。

“轰隆颅…”

八大顶级庞大势力的人纷纷震惊,而前方的那一座古庙,也在惊世恐怖的爆炸之中,恐怖崩塌了!

上面那已经存在了无数年的符文,像是已经失去了,曾经应该有的防御能力!

“神庙,倒塌了?”

“咯吱吱1

原本带领着苏小凡,来到这里的那个病恹恹的少女,身体也恐怖震动了一下,她的眼神之中,明显也爆发出了一抹不可思议。

她在刚刚那一瞬间,她身上诡异的禁忌气息狂暴汹涌了一下,她在那一刻,似乎都想要强行出手。

她似乎是想阻拦一些什么,又像是想出手,做出一些其他的动作!

但是!

她的动作,明显也晚了!

曼陀雷科的这毁灭一击,骤然出现在了神庙之中,明显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咳1

擂台之上,曼陀雷科转头,看着神庙崩塌,他自己的攻击在神庙之中惊世炸裂,他的脸色,都不由骤然巨变。

他原本极度震怒冰冷的眸子,都狠狠缩了一下。

他身体巨震,他一口鲜血吐出!

在刚刚的爆炸之中,他像是也遭遇了某种恐怖的反噬!

亦或者说,这个曼陀雷科,也不知道,他刚才的那一击,竟然直接攻向了那座神庙!

不仅仅如此,在爆炸之后,他的脸上,也在无形之中,多出了三道诡异的血色印记!

“这个废物……他做了什么?”

曼陀雷科一字一句开口,他极度沉稳冷漠的语气,在此时都变得有些惊怒!

“苏,苏小凡真的进入了神庙?”

“可苏小凡,是怎么走下擂台的?神庙擂台,在战斗结束之前,绝对不能走下,否则就会遭遇一次恐怖的禁忌攻击!

苏小凡,他怎么就这么无声无息,又安全的走进了神庙之中的?

现在,苏小凡也已经死了吗?

那九道灭杀长枪的爆裂,无论苏小凡是在什么地方,应该也都已经被瞬间抹杀了吧?

只是,苏小凡死了,我们怎么办?

今年寒食节的这一次交易,难道就这么结束了吗?”

阿木莉深吸了一口气,她感觉自己的脖颈都有些僵硬,她看了看身后的神庙,又看了看前方的擂台,她眼神之中的不可思议,还在疯狂爆发。

擂台之上,这一场战斗,其实持续的时间很短!

从曼陀雷科约战,再到苏小凡应战,再到曼陀雷科以毁灭的姿态,要瞬间秒杀苏小凡,再到现在,其实整个过程,也不过只有几分钟的时间。

可现在,各大顶级势力的年轻一代,看着崩塌倒地的神庙,却都感觉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姑,姑,我们怎么办?”

阿木莉在震撼之中,快速的又问了一句,她身后的那个中年女人。

现在,这个苏小凡,应该真的是被曼陀雷科给灭杀了!

阿木莉现在也想要知道,他们现在究竟要怎么办。

毕竟,阿木莉也并没有保护好苏小凡,如何向他的家族交代这件事情,也显然是一个问题。

这一次,其实各家来的老一代存在都是极少的。

因为根据历史上,各个时代总结出来的经验,与天鬼神庙交易,最好是年轻一代过去,天鬼神庙,对老一代的气息,有一种莫名的抗拒。

并且!

如果是老一代的人,亲自前来交易,天鬼神庙甚至还有可能,会出现恐怖异变。

所以,在这个时代,每一次前来这个地方与禁忌鬼物交易,各方在派老一代强者的时候,都会极为谨慎。

甚至,有部分势力,根本就不会带自己的老一代强者,靠近这座坟墓。

“先不要动1

墨菲家族的那个中年女人,眼神之中也有一道骇然恐怖汹涌,饶是她见多识广,她看着神庙崩塌,她也完全被震惊住了。

她都没有想明白,苏小凡是怎么走出擂台的!

苏小凡又是,怎么进入神庙的!

苏小凡进入神庙,又要干什么?

这场战斗,她甚至感觉,连她都没有完全看懂,尤其是,苏小凡在最后,动用那种诡异的影分身术,进行疯狂攻击的那一幕!

“通道?”

“你们快看,古庙之中,好像是有东西!好像,好像是一个通往地底的通道!不对,那是什么?好像,好像是一尊头颅1

古庙崩塌,有人震撼,也有人在疯狂的观察着周围的场景!

在冠军侯前方,有一个冠军侯的跟随者,他在第一时间,就已经朝着崩塌的古庙的前方,去看古庙的情况去了。

他此时站在古庙前,他赫然看到,在古庙崩塌的中央位置,在一片正在爆发汹涌的尘土雾气之中,有一个巨大的窟窿,赫然正在无声的在空气之中显现。

“是龙头?”

“真,真是传说之中的龙头?还是冰霜巨龙的头部?好,好强大的威压?那,那真是冰霜巨龙的头颅吗?这天鬼神庙之中,怎么会有冰霜巨龙的头颅?”

九个顶级势力,有四个势力,明显是做过应急预案的。

在冠军侯的一个眼线,在第一时间冲在最前方去看消息的时候,另外三个势力之中,有三道身影,在第一时间,也已经快速冲到了崩塌的神庙前方。

他们看着前方的场景,他们眼神之中的震撼,也在恐怖爆发!

神庙崩塌,神庙之中,根本就没有任何神像竖立。

神庙之中,除了一具像是已经碎裂的尸体,也根本没有其他任何带有生机的活物,甚至,连一个禁忌之物,都不曾出现。

古老诡异的神庙之中,只有一颗冰霜巨龙的头颅,以及一个通往地下不知道什么地方的黑洞。

“这,这就是天鬼神庙的内部吗?”

“天鬼神庙,与我们交易的东西,是什么?这么多年了,还没有人见过天鬼神庙之中,与我们交易东西的真正面目。

现在,庙塌了,我们还能交易吗?如果能交易,我们还能和谁交易?”

在那四个势力,冒险探索情报的人,第一时间靠近了那神庙,探查过前方的情况之下,各大势力的人,此时有很多,也往前走了几步,看清了前方的场景。

现在,这些人还一直想要知道,这个神庙,究竟还能否进行交易这个问题,毕竟,这里绝大多数人,来到这里的真正原因,就是要在这个神庙之中,进行交易。

很多人的身体,在震撼之中,也直接爆发到了一个极致。

“你们快看,神庙前的香炉,没有毁灭1

“神庙前,香炉上的那三根香火,快要烧尽了?按照原本的时间,这三根香烧完之后,我们的交易,应该就开始了。”

“现在,庙塌了,香烧完之后,会发生什么?”

奥斯家族的一个年轻人,目光转动了一下,他忽然看向了神庙前的那个香炉。

他看着那个香炉,他刚刚往前踏出的一只脚,又不由朝着后方收回,他给他身后的一个老者,快速的做了一个手势。

他,似乎想后退!

这个地方,太过诡异,他有些不太想,继续在这里停留。

在这里,如果能和禁忌鬼物,完成交易,自然是能得到非常大的好处,可这种交易,也未必一定要进行下去。

眼前这种情况,是有可能,死人的!

“呼呼呼……”

可他刚退,古庙刚刚崩塌,在一片雾气深处,有一阵风忽然朝着寺庙和一众人的方向,吹了过来。

寺庙前,那插在破旧香炉里,原本就已经快要烧尽的香,在猛地明亮了一下之后,剩下的香,竟瞬间自己燃烧完了。

香火,在亮了一下之后,也快速自己熄灭了!

“香灭了?”

“你们快看,神庙之中,那个龙头动了,龙头下方,似乎有东西,有什么东西,正在托着那个龙头,朝着寺庙里的那个地下通道之中走1

各大势力的人,身体在这顷刻之间,也几乎都紧绷到了一个极致。

有人在快速扫视之中,赫然将目光,放在了那龙头之上,他们赫然看到,那原本静静躺在神庙崩塌废墟里的龙头,竟自己动了!

“这个龙头,动,动了?1

一个家族其中的一个男子,也赫然开口说道。

龙头干瘪,龙头上的无尽能量和法则,都像是已经被什么东西,给抽干吸取走了。

整个龙头,在崩塌的神庙之中出现,更像是一个干枯的标本!

上面,残存的仅仅只剩下,那一抹让人心惊胆战的惊世威压!

“是小纸人?”

人群之中,那个穿着一袭冰蓝长裙的少女,则眼睛波动了一下。

站在她这个位置角度,正好能看到,移动龙头下方的景象,在移动的龙头下方,她赫然看到,有几个小纸人,正在的举着自己的小手,抬着龙头,朝着那地下通道之中走去!

……

于此同时,这个神墟的村子里,姜家古宅门前。

“苏小凡,会不会出事了?这么久还没有出来吗?”

作为巫神二阶的摩尔月,站在姜家古宅门前,实力极为强大的他,眼神里,都流露出了一抹焦虑。

“他现在,应该还活着,否则的话,我们所有人,都应该已经随着他死,而都死了!毕竟,有主仆契约在,他死,我们一定会死的。”

“地狱邮局的任务,或许也只有靠他自己,才能完成。”

“姜家的那个挑着惨白灯笼的人,拒绝了我们跟着苏小凡一起入内,应该就是一种提示,只不过,我们也不能,就这么一直等下去。”

那个手中拿着一本古卷的书生,看着眼前姜家的古宅,他一字一句开口。

“刚刚,东南方向,那边爆发出的气息,倒是有一点像是,有苏小凡的气息波动。”

“只不过,这村子里像是有某种无形的隔绝屏障,很多东西,一旦超过了某个特定的距离,就无法再传播。

就像,一个人身上的气息,乃至战斗的声音等等。”

车河子的目光,则是朝着东南方向看了一眼,他一边开口,一边思索。

他在一众人之中,他的战力才是最高的,他能感觉到的东西,明显也是最多的。

“他,他不可能是在东南方向吧?”

“我,我们刚刚不是亲眼看着他,进入这个宅子里了的吗?他就算是停留,应该也是在这院子里吧?不然的话,他,他去东南方向干什么?”

麻脸青年,费卡,他自从进入神墟之中后,他一直都很紧张。

他此时听车河子这么开口,他不由更加紧张,同时,他眼神里,也不由流露出了一抹茫然。

“我们分头行动。”

“我们可以分成三队,一队从这里朝着左手边绕着宅子观察,一队朝着右手边绕着宅子观察。第三队,则尝试朝着向刚刚传来战斗气息的方向摸索!

诸位应该也都清楚,苏小凡,绝对不能死。

无论你们对苏小凡怎么看,他一旦死了,我们所有人,也都会立刻死亡!

所以!我想,如果到了该冒险的时候,诸位应该也都清楚怎么做1

那个手握一本古卷的书生,在麻脸青年开口的时候,他就已经快速的想出了一个方案。

在这种时候,他明显也没有在五尊巨头面前太过客气,苏小凡的生死,对这里的十几个强者和巨头来说,明显都太过重要。

于是一行人点了点头,按照刚才的计划,各自向前走去。

“吱呀1

可也就在,那个书生刚说完自己的计划,他抬头看向车河子和黑蛇夫人的时候,姜家古宅的大门,却陡然自己开了!

门开,之前那个挑着惨白灯笼,带着苏小凡进入姜家宅子的那个中年人,赫然再度出现!

“你们之中,有第二个人,可以跟我进入宅子。”

那个挑着苍白灯笼的中年人,开门之后,并未多说一个字,他以最简短的一句话,说出了自己的意思。

“是你?苏小凡现在,在什么地方?”

“他手中的东西,已经交给了你们姜家的主人了吗?”

姜家祖宅门外,几乎没有一个弱者,几乎在门开的那一丝瞬间,所有人的身体,都骤然紧绷了起来。

一道道强大的气息,在姜家古宅门前,都在恐怖汹涌。

车河子在前面,看着那个挑着惨白灯笼的人,他也没有说任何多余的话,他直接就问了一句话!

神墟之中,神识根本就不能轻易离体动用。

否则的话!

神识一旦走出身体,就有可能被这里的禁忌气息沾染,然后迷失,自己也极有可能会成为,禁忌鬼物的奴隶。

这,也是各个时代的前辈,用无数惨痛从教训,摸索出的一个规律。

在神墟之中,动用自己的神识扫视四周,也成为了一个死亡禁忌。

在这种情况下,车河子一行人,是并不知道,之前在姜家这座祖宅的后门前曾经发生的事情的。

他们也不知道,就在几分钟前,这个手握白色灯笼的中年人,在后门,在苏小凡面前,被一尊无头的士兵,直接斩断了脖颈!

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一刻,又或者出现在了正门前。

“我还需要一个人,让他,跟我走。”

“苏小凡一个人,无法完成任务,需要一个人,帮助他进行完成任务,他,合适。”

那个挑着惨白灯笼的中年人,一边再度开口,一边直接指向了麻脸青年。

“什,什么?我,我?我,我能帮上什么?”

“苏,苏小凡不是已经进入了宅子而来吗?为什么,这个时候,才,才通知我?”麻脸青年被那个挑着惨白灯笼的中年人,一指指落,他身体都忍不住剧烈一震,他眼神之中的一抹忌惮和恐惧,也在这一刻,不由猛地爆发。

麻脸青年身边,阿洛伊的身体,也在此时不由僵了一下。

……

同一时间,村头,古庙前。

在各大顶级势力,所有人的目光,有六七个小纸人,抬着那一颗龙头,已经朝着神庙中央的,那一个漆黑的洞穴,走了禁区。

寺庙前,那三根香,已经熄灭。

寺庙已经倒塌,在那几个诡异的小纸人,抬着那一个龙头,进入那诡异的地下通道之后,整个寺庙周围,都短暂的陷入了一片安静。

“天鬼大人,我想求一颗天魂丹1

“我带的有足够的东西,我其他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一颗天魂丹续命!您老,同意吗?”

人群之中,在各方都极度警惕,脑海里,也都在快速推演之时,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则直接朝着那已经完全破碎的寺庙前,大步走了过去。

他眼神里,明显流露着一丝焦急和担忧。

“奥斯家族,撒姆前辈?”

“我想起来了,他原本还有三百多年的寿元,但是,去年他在护送一批东西回黑暗帝国的时候,他们的船只,好像遭遇了恐怖攻击。

他当时为了保护船上的东西,他好像是动用了某种燃烧寿元的禁术,他强行击退了恐怖攻击的人。

可也就在那一战之后,他的寿元也耗尽了。

奥斯家族自然也有一定的底蕴,奥斯家族好像也第一时间,给他服用了增加寿元的珍贵丹药。

但是,普通的丹药,根本就没有任何作用。

他伤的是根基!

但是,这天鬼神庙的天元丹,在炼制和续命的原理上,明显与外界的不同,根据我得到的消息,奥斯家族的萨姆前辈,这一次来,应该就是要做一次生死尝试!

天魂丹,这种平日里,各大势力都不会交换的人,则成了他最后活下去的既往!

否则的话,他今年必死1

在阿木莉左前方,有一个带着轻纱的少女,看着直接朝着前方走过去的奥斯家族的那个老者,她快速开口。

人群之中,很多人明显也知道这个原因,他朝着前方走去,并没有人阻拦!

“少,少爷!您,您……”

人群之中,在很多人还在疯狂震撼,惊惑和推演着什么的时候,雷科家族的方向,皮斯看着曼陀雷科走下了擂台,他则在第一时间,冲了过去。

只不过!

皮斯在刚刚靠近曼陀雷科的时候,他就从曼陀雷科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磅礴的禁忌之气。

曼陀雷科身上的气息,也像是随时都会熄灭!

“少爷1

“你脸上的这三道血色印记,是被禁忌鬼物盯上的标志?您身上,不是有两个,能抗住禁忌鬼物灭杀一击的底牌,您没有用吗?”

在皮斯身后,雷科家族的一个老者,也在第一时间,选择了来擂台旁边。

他刚刚几乎是眼睁睁的看着,曼陀雷科的脸上,以肉眼可见的出现,那三道诡异的印记出现的。

那三道血色印记,代表着什么,他也是知道的!

在他来之前,准备的情报之中,这三道血色印记,出现在脸上,就意味着脸上出现这三道血痕的人,快要死了。

这是一种,被某种恐怖禁忌鬼物,盯上的标志!

接着,雷科家族的那老者又道:“您这是因为,刚刚那一击,毁灭掉了神庙,才被盯上的?您身上,那两个能抗住禁忌鬼物灭杀一击的古物,全部都碎了?”

雷科家族的那个老者,看着曼陀雷科从身上,掏出的那两个东西,他脸色赫然一变再变!

他甚至感觉,自己后背都有些发凉!

曼陀雷科,可是他们雷科家族,真正的嫡系继承人,并且,也是他们雷科家族,真正天赋逆天的一个人。

甚至,如果不是曼陀雷科,一直在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在修炼,曼陀雷科都有可能,已经真正迈入了皇者境界!

“那个废物,他在利用我1

“他应该是故意在激怒我,他在故意在引我出手!甚至,我怀疑,眼前的一切,都有可能是那个废物设计的!

这个废物,就是想要利用我,来炸掉了那个神庙1

曼陀雷科在第一时间,却没有理会自己脸上的那个诡异的血色印记,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一抹惊怒。

他眼睛闪烁,他显然在第一时间,还在疯狂的推演着,刚刚那一战之中,苏小凡的各种的奇异举动的目的。

“什么?利用?”

“少,少爷!那个废物,他,他区区一个废物,他能与您战斗到这个程度,都绝对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他怎么可能,利用您?

他一个废物,他配吗?他只是一个未亡人,何况,他现在不是已经死了吗?他的身体,都成了碎块1

皮斯听到曼陀雷科这么开口,他眼神之中的震撼,忍不住再度恐怖爆发!

他在这一刻,他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就连雷科家族的那个老者,眼神之中,都爆发出了一片浓烈的震惊,他沉声开口道:“少爷,你有什么证据吗?”

“没有,就是一个直觉。”

“他,或许比你们想象之中的,还要强大!他身上的气息,也极度诡异,他,真的已经死了吗?”

“我现在,甚至并不是很确定,我最后疯狂动用的那个禁术,能将他真正灭杀1

曼陀雷科一边开口,一边也快速,朝着崩塌寺庙的方向扫视,他看着前方废婿上的碎裂肉块,他的眉头,也再度皱了一下。

真的死了?

他是有十足的把握,利用最后一招,直接将苏小凡灭杀的,但是,他现在看着苏小凡尸体的碎块,他却又感觉,苏小凡未必真的死了。

“她,真的死了?”

“咔嚓1

在各方疯狂推演,商谈着下一步的时候,有一道身影,赫然已经走到了神墟之中。

那一道身影,则赫然是,之前那个带着苏小凡来这里的,那个病恹恹的少女。

她从废婿之中,捡起了一块血肉,她仔细感受了一下,那血肉上的气息和能量,她的身体,都不由一震。

她脚下,地面在这一刻,都出现了龟裂痕迹!

她眼神之中的震怒,也在这一刻,直接彻底爆发!

她身体周围的温度,也直接降到了冰点!

各大庞大顶级势力的人,有好几道目光,明显也一直都在盯着这个病恹恹的少女。

在她有这个举动的时候,有几个人,第一时间也朝着她靠近了一些。

“巴霍家族的人,跟我走,进通道1

也就在这一刻,在八九个顶级势力之中,有一个叫巴霍家族的中年,在第一时间,赫然动了。

他开口,他竟然朝着巴霍家族的所有人,都直接大喝了一声。

下一刻!

他的身体,竟直接犹如一道残影,朝着前方崩塌的房子出,冲了过去。

他动,他身后六七个巴霍家族的人,像是已经提前得到了命令,他们竟毫不犹豫的,直接跟着那个中年人,就朝着前方冲了过去。

“西厅巴霍!他要干什么?”

“他要带着整个巴霍家族的人,直接朝着神庙下方,那个地下通道冲进去?他们是疯了么?神庙才刚刚崩塌,连基本情况都不问,连路都不探,他们整个家族的人,就这么直接下去了?”

另外八个顶级势力的人,此时看着眼前这一幕,很多脸色都不由一变。

“他们是提前准备了一些什么?还是说,他们提前,得到一些什么消息?”

“西厅巴霍,绝对不是一个鲁莽的人,甚至,他的耐心和谨慎,在神墟之城,也是在出了名的,他在这个时候选择直接出手,目的是什么?”

阿木莉身后,墨菲家族的那个中年女人,此时看到眼前这一幕,她的眼睛,在此时都无声眯了一下。

而在神庙后方,一处暗影处,虚空之中,有一道气息近乎全无的身影,在此时眸子也无声缩了一下!

苏小凡!

在暗处虚空里,隐匿身影和气息的人,赫然就是苏小凡!

死?

苏小凡根本就没有死!

苏小凡自从进入这神墟之中后,苏小凡一直暴露展示的气息,其实都不是自己真正的气息。

苏小凡一直在用,系统在宇宙外界之中,传授给自己的那个收敛和改变自己气息的功法,在改变自己的气息。

这种改变和模拟,除非是巫神境界的巨头,真正搜身查证,否则的话,就算是面对巫神二阶左右的巨头,都未必会被直接看穿。

自己一直模拟的,就是地上石块的气息。

地面上的那一具尸体,其实是自己在神墟之城的黑市之中买来的,苏小凡之所以准备这个尸体,也是为了以防万一。

毕竟,自己一直伪装成那个尸体的气息,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自己的气息,原本就应该是尸体的气息。

这样的话,在自己需要伪装死亡的时候,将自己伪装气息的那个尸体扔出去,然后再隐匿自己的气息,在短时间内,几乎是可以做到瞒天过海的程度的。

至少,不仔细调查,是很难发现的。

在这个前提之下,炸死的计划,其实在自己上台之时,就已经产生了。

毕竟!

一旦自己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尤其是那个病恹恹少女的注意力,就会从自己身上挪开!

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在暗中,也更能清晰的,去观察各方的反应,以及那个病恹恹的少女,目的是什么!

至于炸庙,那则是自己强行动用了一次,白幡推演的结果。

苏小凡在上了擂台,仔细在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局势之后,苏小凡就感觉,自己不能再继续跟着那病恹恹的少女走了。

自己身上的底牌虽然不少,但是面对这种禁忌鬼物,自己还是应该更加小心一些。

否则的话!

自己手中的这么多底牌,再加上车河子一行人,送给自己能抵抗禁忌鬼物一击的东西,都或许未必真的能在这里,保住自己的命。

“怎样才能完成姜家的任务?”

苏小凡在与曼陀雷科战斗的时候,就用在进这里之前,就已经充能完成的神祗符,催动了前白幡,进行了这次地狱邮局任务的推演。

炸神庙,入神道!

在这种关键时刻,苏小凡并没有吝啬这种耗费资源巨大的推演,人活着,才有无限可能,人要是死了,那么,就算是有再多的底牌,也没有什么用。

苏小凡走到这里,也明显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传闻之中的地狱邮局的人,有可能比自己预想之中的,还要恐怖。

苏小凡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动用了推演。

而推演的结果,也就是那六个字:炸神庙,入神道!

苏小凡在最初得到这六个字的时候,连苏小凡自己,都呆滞了一下。

毕竟!

从神墟之城这各大顶级势力的人口中得知,这座神庙,可是一座诡异的交易神庙,这么多年,这座神庙几乎都单独成为了一个禁地。

这神庙,自己怎么炸?

白幡对这里的推演,明显非常艰难,也有可能,这里的推演,需要的能量,也远远超过神祗符文上的能量和法则。

毕竟,神祗符文上的能量和法则,大概只相当于,巫神二阶,亦或者三阶级别的巨头,全力出手一次。

白幡给的提示,实在太过简短与恐怖!

苏小凡在短暂的思索之后,并没有想要,自己直接去炸神庙。

苏小凡无法确定,一旦自己炸了神庙,会出现怎样恐怖的后果。

苏小凡原本想着,是想爆发,引导这里的人去炸神庙。

只不过,曼陀雷科第一次施展九枪合一,雷电引爆的时候,苏小凡脑海里,就电光火石一般,闪过了一个念头。

自己在进入神墟之城的时候,第一站,入住的就是雷科亲王府郏

自己从阿洛伊口中,也得到了大量关于曼陀雷科的情报,尤其是,阿洛伊讲述的,关于曼陀雷科的家族的那个恐怖诡异的隔空灭杀的禁术!

苏小凡也就在这种情况下,展开了一次尝试性的陷阱设计!

在擂台上的时候,苏小凡的影分身术,其实就是动用了这个功法,以及影分身,还有控虫的能力!

苏小凡用三重能力,制造出的远远不断的疯狂分身攻击,其目的,就是为了疯狂的去激怒曼陀雷科。

苏小凡在引诱,曼陀雷科,施展自己的禁术。

实际上,曼陀雷科,在整个战斗之中,并未真正施展自己真正的底牌。

准确的说,他是没有施展,除了他自己本身实力之外,其他额外的底牌。

他作为雷科亲王家族的继承人,他身上必然有不少保命的东西,亦或者是,一次性攻伐灭杀之类的东西。

就比如,之前阿洛伊在神魔坟场里历练的时候,她身上携带的就有神祗符文,以及巫神级别的恐怖法器。

曼陀雷科身上,明显也有这些东西存在。

他与自己战斗之时,明显是不屑于使用的。

他想用他自己的实力,硬生生的强行镇杀自己,他想将自己,当成他一步步走向至强者的一块垫脚石。

自己也就是在这几种情况之下,尝试性的,进行的一次疯狂布局。

自己利用系统当初传授的功法和天元珠,无声无息的,进入了那古老寺庙之中。

然后!

在曼陀雷科,真正动用那一个极度恐怖的禁术,锁定自己的位置,然后,将那惊世灭杀的九道长枪,送过来的那一个瞬间,自己将那一具尸体留下,自己再度完成了一次转移!

曼陀雷科的这个禁术,毕竟才刚刚摸到门槛。

这一点,阿洛伊在最开始,进入这座城之中的时候,也大致给自己说过。

否则的话,他绝对可以将那一道攻击,如影随形的跟着自己,一起狂暴炸裂!

“其实,是有一些侥幸的。”

苏小凡脑海里,迅速闪过自己设计的这整个过程,苏小凡的目光,也再度看向了,巴霍家族那六七个人,先后已经直接冲入了那一条漆黑的通道之中。

炸神庙,入神道!

苏小凡之前,对这六个字还不是很了解,尤其是后面那三个字。

现在,苏小凡看着神庙炸塌之后,下方出现的那个漆黑通道,苏小凡基本也了解了,自己用白幡推演的,这六个字的全部意思!

自己,真正要将那漆黑玉佩,送回的最终的目的地,是在这个漆黑通道之中么?

如果自己的推测没错,神庙炸塌之后,诡异出现的这个地下通道,应该就是白幡推演之中的神道。

只是!

姜家不应该是在姜家古宅之中么?

为什么,白幡推演,需要进入这漆黑通道?

还有,那个病怏怏的少女,她的目的是什么?她刚刚带自己来这里,她是要进入这个通道吗?

这个神庙,不是可以进行一些特殊的交换吗?为什么炸塌了之后,神庙之中,又什么都没有?

还有!

那个半人多高的,气息惊世的恐怖龙头,又是真是假?

这个世界,真的有宇宙外界之中,传说之中的龙吗?

苏小凡脑海之中的念头,一个接着一个闪过!

“龙头,神庙,浮雕,这,这有可能是传说之中的神道?也就是,神墟之城之中,有可能通往国库的地方?”

神庙门前,各方势力都还在疯狂的交流,推演!

在巴霍一族的人,刚刚进入那个漆黑通道大概三秒,冠军侯的方向,有一个老者,往前走了几步,他死死的看着前方那通道周围的环境,他猛地也像是想起了什么。

他骤然转头,猛地看向了冠军侯。

“走1

那个气息极度内敛,身上带着一股让人看一眼,都想要臣服霸气的青年,冠军侯给,根本就不等他话音路,他赫然已经动了。

他似乎也已经看出了一些什么,他直接就朝着那漆黑通道之中,走了过去。

他那看似随意的一步走出,下一刻,他的身影,直接就出现在了那通道之中。

“什么?神道?”

“传闻之中,神墟之城,曾经有一个惊世繁荣强大的古老皇朝存在的,只不过,这个古老强大的皇朝,不知道是经历了什么,整个皇朝,以及整个神墟之城,在一夜之间,成为了废墟了!

我们后世的人,在发现了这座岛之后,就开始对这里,进行了疯狂的探寻和发掘。

神墟之城的很多地方,确实也都发现了很多价值连城的东西,甚至,有很多东西,对修士来说,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

就比如,仙人的尸体,那几乎是可以,引发教皇和大祭司级别的存在,亲自出手的东西!

不过!

在探寻的过程之中,有一部分顶级家族和三大帝国的部分考古学家,则都认为,在神墟之城之中,应该是存在着一个国库的。

这个国库,应该是储藏着,神墟之城里,曾经那个庞大古老王朝的大部分财富,以及逆天古老神秘的东西的。

毕竟!

这座神墟之城里,有一些古老的府邸,很多库房里,都还残存着大量的东西!

在很多年前,第一次上岛的人,得到的东西,可是曾引发了三大庞大帝国,以及无数顶级家族的震动的!

直到现在,三大帝国和各大家族,为了争夺这座岛上的一些权利,还一直都是在一中极度紧张和激烈的状态。

而传说之中的国库,更是所有顶级势力,一直在明中暗里,疯狂寻找的宝藏!

现在!

这座神庙之下的通道,就有可能,通往传说之中,国库的一条通道?”

人群之中,有一个中年人,在听到神道那两个字之后,整个人的身体,都不由狠狠僵了一下。

下一刻,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他脑海里关于国库和神道的消息,像是爆发了一半,快速的在他脑海里闪过。

他眼神之中的震撼,也在这一刻,直接爆发。

他看着前方,他一时间,甚至都有些呆滞!

“不可能1

“凭什么认为,那就是通往传说之中国库的通道?传说之中的国库,都是虚无缥缈的存在,那根本就是考古的那群人,自己臆想出的东西,这种的东西,怎么可能存在?”

“再说,这里已经算是在内城之外,这里已经是一处村子,哪个国家的国库,会放在一个村子里?

再说,这入口都在一座神庙之下,这怎么可能合理?”

莫霍特家族的一个老者,闻声目光也死死的看向了前方,他眼神之中的不可思议与震撼,在这一刻,同样也再度爆发!

他对于之前,苏小凡和曼陀雷科的战斗,其实真不是很感兴趣。

他对于苏小凡,逆天在擂台上反攻,都没有多少吃惊,在他看来,天才也罢,黑马也好,在没有真正成长起来之前,都只是蝼蚁!

在历史上,无论多强大的天才,都是有可能陨落的。

一个没有成长起来的天才,在他眼里,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一条潜龙而已!

也就是因为这个,他对年轻一代的天才,从来都不是很在意的,可现在,他看着前方那个黑洞,他脑海里,则不由炸裂一般的轰鸣。

国库!

这座岛,以及神墟之城,自从被发现之后,几乎都充满了无尽秘密!

甚至,从某些方面看,这座岛上的很多文明,都与三大帝国与各大顶级家族,都有很大不同!

这个岛上的仙人尸体,更是充满了无尽诡异和传说。

国库!

如果这个通道,真的通往的是传说之中的,神墟之城的国库,那和国库之中,又可能隐藏着什么?

“或许,真的有可能1

“龙头,浮雕,我记得额,我们墨菲家族的一本古籍之中,就曾有一个顶级考古队员,写下的一些特殊记载。

在他的研究之中,在进入神道的入口,就是应该有一个龙头的。

在通道的入口之所以放一个斩断的龙头,是为了威慑外界,想要对国库打主意的人!意思是,敢对国库动心思的人,就算是犹如冰霜巨龙,也会被斩断头颅,悬挂在城门之上,被世人参观!

这,也是我们墨菲家族,曾经出现的那个考古学家,在研究神墟之城里的一些古籍时,翻译出的一些东西1

阿木莉身后,那个实力强大神秘的中年女人,都忍不住往前走了一步。

她看着前方的那个黑洞,她眼神里,也爆发出了一抹炙热!

国库!

传闻之中,能相信的东西,虽然并不是很多,但是,万一传闻是真的,那么,一旦得到一个古老皇朝的国库,绝对能让任何一个修士,做到真正的一步登天!

“富贵险中求1

“我们家族之中,也有一些类似场景的描写,走!冠军侯都已经进去,连冠军侯和巴霍家族,都毫不犹豫要进去的洞穴,我们根本就没有犹豫的必要1

“就算是里面,有恐怖危险,也是他们双方,先承担着1

人群之中,欧罗家族带队的一个老者,在短暂的犹豫之后,他赫然也下了一个命令,他眼神之中,也闪过了一个狠厉之色。

他在下令之后,他直接也朝着,神庙底部的那个通道,冲了过去。

随着他和他家族的人动,另外两个家族,也在短暂的犹豫和讨论之后,也直接朝着那地下通道之中,快步冲了过去。

就连那冰蓝长裙的少女,也在这一刻,直接大步走进了那地下通道!

冷静,疯狂!

几乎很多真正的强大修士,心中都拥有着这两大特制!

神庙前,几乎在眨眼之间,就走了将近一半的人,还有很多人,在跃跃欲试!

苏小凡在神庙废婿的边缘,也听到了,各大势力的议论!

苏小凡的眸子,在这一刻,都狠狠一缩。

国库?

这个自己根据白幡,恐怖推演出来的通道,有可能,是通往一个没落王朝国库的通道?

这怎么可能?

进入这个通道,不是可以找到姜家的人么?

根据白幡的意思,炸出这个通道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让自己完成送信的任务?

“姜家,与国库之间,冲突吗?”

“或许,也不冲突,这个岛上,充满了太多神秘和传说,至于传说之中的国库,也未必就真的不存在。

刚刚进去的人,也都没有真正百分之百的把握,只不过,富贵险中求!

有一百倍的利益,都已经足够很多人,真正铤而走险了1

苏小凡看着各方势力,几乎都没有做出真正周全的准备,就直接朝着那通道之中,走了进去,苏小凡脑海里,立刻也想到了很多东西。

苏小凡甚至,都有一种,直接朝着那通道之中,走进去的冲动。

毕竟!

根据白幡的推测,自己想要完成姜家的任务,几乎是一定要入神道的。

自己,比其他人,都是多了一个理由的。

只不过,苏小凡并没有这么焦急。

自己对这个世界,直到现在,了解还是太少,自己的实力,在这个世界里,确实也不算是很高。

在这种情况下,苏小凡现在最先考虑的,还是先保住自己的命!

“那个额病恹恹的少女,也朝着通道里,走了进去?”

“她并没有从自己的抛掉的尸体碎块之中,去寻找姜家的信物?她似乎并不是很在意,姜家的信物?她在乎的,难道是自己?”

“自己只是一个信使,她不对信使手中的东西感兴趣,反而是对我感兴趣,是什么目的?”

苏小凡一边努力的让自己保持着冷静,一边看着那个病恹恹的少女,在短暂的停留之后,竟也进入了通道,苏小凡的眸子,再度缩了一下。

“嘭1

也就在苏小凡快速思索之时,在神墟之城,各大势力之间,有三四道不用颜色和形状的烟花,也在此时先后紧急升空!

信号弹!

在神墟深处,几乎所有的通讯符,都是无法动用的。

尤其是,在进入了这个村子之后,通讯符,更是完全进入了无法通讯的状态。

在这种情况下,动用信号弹传递信号,这种最原始的手段,反而是最靠谱的一种!

“姑!咱们也进1

“无论这通道的尽头,是不是国库,都应该值得我进去一趟!在这神墟之岛上,任何一个没有被开发和寻找的地方,都有可能拥有着逆天的机遇,我想试一下1

阿木莉在刚刚,并未跟着冠军侯的人,直接一起进入。

她虽然是跟着冠军侯一起进来的,但是她和冠军侯之间,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关系。

冠军侯战力逆天,背景逆天,天赋逆天,但是她真正的身份,是属于墨菲家族,并不是冠军侯的下属。

在这种生死关头的选择,她自然是有,自己选择的权利的!

“我感觉有些不对。”

“这座古庙前,在过去的无数年间,由于各种诡异的东西,是死过很多人的,尤其是,年纪大一些多的时候,诡异的事情,发生的更多1

“并且,这古庙原本是有着诡异的交易的功能的,现在,古庙被炸裂崩塌,古庙之中,出现了这样一个通道,真的正常么?”

阿木莉身后的那个中年女人,眉头则确实一直狠狠的皱着!

阿木莉身后的那个中年女人,一边开口,一边忽然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片古老特殊的龟壳,已经十二枚铜钱。

这龟壳和铜钱,像是不能放在储物袋之中。

她将这龟壳和铜钱拿出之后,直接咬破了自己的手指,然后将十二滴殷红的鲜血,快速朝着那十二枚铜钱上,滴落了过去。

“这是,墨菲家族的特殊占卜之物,神龟人钱?”

在阿木莉和那中年女人周围,有人第一时间,也将自己的目光落在了那龟壳与铜钱之上,有几个老者,眼神看着阿木莉身后的那个中年女人,眼神都有些凝重。

“灯笼,是姜家祖宅里的那个中年人?”

“他不是被村子里的那个无头士兵一刀给斩断了脖子?为什么他还活着?那一刀,没有能将他斩杀?”

在倒塌在神庙前的一些人,目光朝着阿木莉身后的那个中年女人看过去的时候,苏小凡的目光,在此时同样也是猛地一转。

只不过!

苏小凡的目光,在此时则是看向了,村口出口的胡同的位置!

推荐阅读:

主母不贤 柯南:不柯学的宇智波 今夜来我梦里 在天灾末世种田 都手撕律者了,你还说自己是辅助 你都要请旨嫁人了,孤还克制什么 重生后病弱摄政王只想追夫 败家子宠夫之路(女尊) 无敌小侯爷 冰河时代:觉醒空间异能爆囤物资 九零年代选美冠军 玄幻:天命背刀人 侯亮平查我?毛熊上将身份曝光! 刷灰太狼短视频,万界角色哭麻了 穿书后我靠给主角捡尸为生 反派:开局帝子,母上她是天道 盗墓:开创长生世家 斗罗,瑞兽,但是星斗狂徒 凡骨的女主 捡个失忆仙君当乖徒[重生] 重生:嫁给病弱郎君后,我靠躺赢当皇后 未出阁的相府嫡女生娃了 亮剑:我屡献毒计,老李劝我冷静 F1车手:一支新车队一个传奇 沉陷私吻 神秘的她 谁是恶女(穿书) 在斗罗大陆重铸种门荣光 作精沐小姐翻红娱乐圈 我肺癌死后老婆跳楼了 众神启示录 开局发布星露谷物语,火爆全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