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富豪帝国

八十七万亿日元!

单就这样一个数字,人们或许很难直观想象其含义。

要说六千七百五十亿美元,就更没有概念了。

尤其是对这个年代的日本人而言,就更是如此。

因为他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中早就充斥着上亿、上万亿日元计的金额。

所以哪怕他们听到这些超乎想象的金额,也不会再有更多的感情。

其实这里提到的八十七万亿日元,恰恰是截至1987年为止,日本官方与民间在海外所拥有的资产市值的总和。

这个数字不光包含企业在国外投资建厂的固定资产,还包括证券投资和银行存款等流动资产。

哪怕是刨去贷款等债务后看海外净资产,也足有十九万亿日元。

也就是一千五百八十亿三千三百万美元,由此足可见日本如日中天的经济实力。

实际上自1982年后,日本的海外净资产每年都保持增加态势。

1985年更是远超上一年的七百亿美元,突破一千两百亿美元大关,一跃成为世界第一。

而继海外净资产夺冠之后,1987年日本贸易经常收支顺差和外汇储备也双双夺得世界第一。

显示经济实力的三个指标全部跃居世界第一,“夺得三冠王”一下子成为日本街头巷尾的流行热词。www.qhdpo.com 樱桃小说网

此时日本的人均国民生产值也跃居世界第一,让日本名正言顺地荣登“富豪帝国”的宝座。

然而泼天而来的巨大财富和前所未有的成功,也严重刺激了日本人的野心,进一步滋生了他们的欲望。

对于自身力量的信仰,很快就将这个国家所有人变为“金钱至上”的俘虏,“日本第一”的信徒。

于是宛如二战前夕的日本,这帮东洋鬼子再度群体癫狂,又不知道天多高地多厚了。

不但忘记了谁才是主人,谁才是奴才,开始试图控制他人,通过经济的力量迫使他人屈服。

进而还要以自我为中心的价值观去影响世界,控制世界。

就像前一段时间,有个日本富豪随手拿出二百五十亿日元买下了凡·高和雷诺阿的画作,居然扬言死后要将它们带进棺材一起烧掉。

他的言论转眼就引来欧洲一片讨伐之声,也暴露出日本人的金钱观、文化观,价值观,已经扭曲到了能随口说出这种低俗玩笑话的地步。

所以左海佑二郎的好高骛远,不自量力,好做白日梦这些特点,在日本社会可并不是单独的个例。

隐藏在经济泡沫这一特殊时代背景下的,其实是像他这样无数欲望囚徒集体癫狂的景象。

几乎每个日本人,在这样的年代里,其实或多或少都飘飘然了。

具体情况,其实只要再多看看明日决定要来参加宁卫民婚礼的其他宾客们此时的样子,就能略知一二了。

…………

东京江东区,一家叫扇屋的小巧料亭,布置得十分雅致。

“喂喂!客人上门了!”

皮尔卡顿日本分公司的石川监事毫不客气地叫喊着,也不管人家有没有响应,径自脱了鞋袜,就往里间走去。

这家店的正面就两个房间宽,却有个长庭从外直通到内,颇有江户时期建筑幽深的特色。

女侍一脸慌张地迎了出来,石川监事完全是以主人自居似的,毫不客气询问。

“我的客人来了吗?”

“来了,您请跟我来。”

女侍答后,恭恭敬敬把石川给引到了一间和室的门前。

拉门从外面轻轻地被拉开了,另一个身穿西装的中年人坐在里面正端着茶杯喝茶。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皮尔卡顿的副社长高田忠夫。

“你这个家伙,到底怎么回事?莫名起码打电话把我约到这里来。今天可是周末哎,我原本是要去打高尔夫的。究竟是什么紧急的事,非要我到这里谈?”

一见石川的面,高田就忍不住表达起不满。

“抱歉了高田君,哈哈,害得你改变了原本安排。说老实话其实我是想跟你私下里沟通一下公司目前的财务情况。这种事让别人知道总是会不方便的,只有来这里才比较安全……”石川则打起了哈哈。

然而越是这样,高田的疑心病越重。

“啊,石川,你不会闯祸了吧?你说有紧急的事不会是你给会社造成了财务损失了吧?”

““唉,你别板着张臭脸嘛!怎么可能会是这种事。恰恰相反,我可是给公司大赚了一票才找会找你来。”

“哎?大赚一票?”

“是哦,十七亿円呢,去年我建议公司投资六亿円在股市里,这才不过半年左右。就赚了近乎三倍。简直太容易了。”

“你居然赚到这么多?怎么可能?”

高田忠夫不禁大吃一惊。

其实自从NTT上市大涨以来,哪怕再保守的日本人,也都开始涉足股市了。

高田忠夫当然也不例外,但他作为不通金融游戏的人,获益要少许多,目前不过百分之五十,自然惊讶。

“嗯,我在三洋证券里有门路,能知晓只赚不赔的股票。我个人的投资也涨了三倍呢。”

石川监事笑嘻嘻的给他暴露了一点秘密。

“你这家伙是在炫耀嘛!可这样的事你跟我说什么?你去跟社长说啊。社长肯定要表彰你!难道你还怕我嫉妒你吗?”

高田忠夫虽然口头上是这么说,但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味道已经昭然若揭。

“高田君啊,你怎么还不明白?我有包赚不赔的门路啊。可除了我用自己的钱投资的那部分,再多的钱,赚来也都是公司的。我又有什么好处?难道我还在乎社长的表彰?我又不是什么课长,部长。难道社长还能赶走福田荣把我提拔到专务的位置上,还是把我提拔到常务的位置上,让关口修干监事?我做的再多,不也还是原位不动?”

“你把话说明白点……”

“很简单,我为会社做的够多了。现在我想为自己想想了,所以来找你共同发财。你负责商场的渠道,我负责财务,不如我们一起合作,把公司的应收账款截留一下。现在股市的大行情这么好,闭着眼睛都赚钱,只要我们拿到股市里滚上一滚,哪怕只延期一两个月,就能收获不小的数目……”

“什么,你要我配合你挪用公款?”高田忠夫为石川监事的真实目的吃惊不小,“你怎么敢生出这样的主意?”

然而石川监事却表现的满不在乎,反而刺出了“一剑”。

“你就别在我面前装模作样了。我可是专业的财务人员。有些事别人不清楚,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你敢说你没有做过类似的事?”

高田忠夫的面色登时变了,相当难看。

“你这是威胁我?你有什么证据这么说!”

可熟料石川监事又打起了哈哈。

“哈哈,高田社长,请不要动气嘛,我怎么可能有这个意思。你是堂堂的副社长,在咱们日本分公司,就是当之无愧的第二人。我一个小小的监事,为什么要跟你为敌?何况长久以来,难道我说过什么不该说的,做过什么不该做的,给你找麻烦了吗?难道许多事关公司的问题上,我们不是新有默契的盟友嘛?老兄,不要见外嘛。其实你我的处境从某种角度是一样的,都没办法再往上更进一步了。做的再好,也是社长领导有方的功劳。我们最后能得到什么?所以我们才应该互相帮助嘛。这也是为什么我会把你请到这里,敢于对你开诚布公……”

“可是这么做的话如果万一泄露出去的话,那我们的前程可就完蛋了。不要再说这么失礼的话了,就当我没听见……”高田忠夫稍微镇定了些,但还是一副气难平的样子。

55.

石川监事只好再拿利诱,并且用自己擅长的财务数据来说服。

“我说老兄,不要再瞻前顾后了。借鸡下蛋也是需要时机的。你想想,什么事没有风险啊?可还有什么比现在风险更低,收益更大的时候。现在做这种事,我是真的有十足把握的。一个亿怎么也能赚到两千万円,以咱们公司的回款水平。我们挪借个四五亿円的,应该不为难吧?那一年之后,我们每个人都会有几亿円的身家,即便是最坏的结果,被人发觉了。那我们引咎辞职又能怎样?对我们来说,难道不是已经把未来的钱都赚到手了嘛。反过来,要是我们做的周密,始终平平安安,那当然就赚大了。即便是你未来接不了社长的班,我也不能再往上晋升,也值得了,将来退休要比福田荣和关口修那两个家伙安逸得多……”

不得不说,石川的描述很具吸引力,高田忠夫颇为心动。

但他还是难下决心,不是很肯定地答道。

“这个嘛,我得好好再想想,你也知道的,我的堂姐一直在法国总部,董事长身边做秘书。我能做到副社长的位置,是沾了堂姐的光。我要是出了这方面问题,对不起董事长的器重,自己丢脸辞职事小。可影响到堂姐就伤脑筋了……”

石川仔细观察高田的反应,确定他是真的很担心这点。

倒也不急于一时,连忙放低姿态,只是仍旧有意无意地刺激着他。

“嗯,我能体谅你的难处,那你就好好想想。不过我劝你明天去参加宁桑的婚礼,倒是应该更他好好聊聊。他就是我们现成的榜样。你看,他一个华夏人都靠着炒股在日本发迹了,明天还要迎娶我们日本的第一美女。功成名就,抱得美人归,靠的是什么?其实非常简单。不就是抓住了时机,敢于动用华夏公司的资金在日本股市里投资嘛。说来我们还真的小觑他了,现在看,恐怕我们最缺乏的就是年轻人的冒险精神啊……”

“宁……卫民?你说他是挪用了华夏公司的资金嘛?”高田忠夫又一个没想到。

“这还有什么可怀疑的?他一个人在这边全权做主,他怎么做也不会有人过问的!否则他凭什么用纯金的打火机,泡上的大明星。哎对了,你还记得拒绝陪你喝酒的那个香川嘛,好像私下里一直都跟他走得很近,听说在替他管理店铺,每个月都会从他手里拿不少津贴啊。你看人家,这才是正确泡妞的法子。相比起来,只用职权逼迫下属,没什么好处可给,可就显得不那么巧妙了……”

石川的话合情合理、

金框眼镜下,高田的细小眼睛闪着光芒,流露出的全是嫉妒和羡慕。

“哦,要这么说,这个家伙除了胆子大,还真是运气好啊。来日本正好赶上了股市大涨时候。现在不但靠挪用公款赚到了大钱,反而还因为打开了日本的经营局面成为了华夏公司的功臣呢。就连我最近也接到社长的命令,恐怕不得不低头,要和他商量商量皮尔卡顿品牌的拉杆箱销售代理的事务。真是让人意想不到,一个第三世界的穷小子,才来日本几年啊,居然混到这样的层次。不但娶了明星做老婆,还有了香川这样的情人,你说这个世界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而正在他大发感慨的时候,和室的拉门从外面轻轻地被拉开了。

一个梳着西洋发型的漂亮女人出现了。

她带着两个女侍,给他们的桌子上添放酒菜。

待两个女侍退去,更让高田吃惊的事,石川居然以嬉笑的样子,得意洋洋拉过那为首的女人,给他来做介绍。

“啊,高田君,这位是这里的老板娘时江,原来在大阪的新地当艺妓。长相嘛,还算普通,不过根据我所知,那方面的本事可是一流的,这点我可以保证。”

这个女人的年龄大概在四十岁上下,岁数是稍显大了些。

不过,她生得身材丰满,眉眼清秀,也不愧是艺伎出身,一颦一笑,极有风韵,反而更容易让人魂不守舍。

“哎呀,你真讨厌,别在初次见面的人面前讲这些不三不四的话!”

那老板娘故作生气地瞪了石川几眼,但仍然拿起了酒瓶,笑语盈盈地帮客人斟酒。

石川却仍然露出一副色眯眯的样子,毫不退缩。

“哈,这有什么好害羞的?对了,这位是我的上司高田社长,虽然现在还只是个拿薪酬的穷社长,不过我们要合作搞理财业务了,恐怕要不了多他久就会变成你们排队都看不到的真正的大富翁,你今天可要趁机好好巴结他。”

而当他如此介绍猴,老板娘马上带着笑容恭敬地说,“初次见面,您好!我是扇屋的时江,既然您是石川桑的朋友,今后还希望您多多关照……”

不用说,他们是什么关系,已经表露无疑。

待得老板娘退去后,高田忠夫好像被吓到似的看着面前的石川。

“石川,她……她是艺伎吗?你……你居然……居然……”

不为别的,就因为保养艺伎向来只是日本政坛大佬和财界大佬的习惯。

那是上流社会的时尚,是要付出巨额金钱为代价的。

以田中角荣为例,据说他包养的艺伎相好,一年得付出五千万円的费用。

“哈哈……”高田忠夫的一脸呆滞把石川可给逗乐了。

“怎么样?你吓了一跳吧?没错,我告诉你,她就是我包养的女人,养的外室。这家小店也是我帮她开的。谁说只有大人物才能享受这样的艳福?赶上这样的好时代,托股市的福,我们这样的人,也能享受一下大人物的生活了……”

“你这家伙到底赚了多少?”高田仿佛被吓傻了,怎么也不敢相信石川会有这样的财力。

却殊不知自己一步步正落入石川的算计。

“哈哈,也不像你想的那么夸张了,毕竟她也不是年轻姑娘了。不过说实话,像她这样的女人还是很棒的,不论那方面都能把男人伺候得舒舒服服的。现在我几乎都不在家吃饭了,有了时江这么棒的女人,谁还会想吃满脸皱纹的老太婆煮的饭菜?怎么样?现在看你的样子是真的嫉妒我了?是不是?你完全可以像我一样呀……”

高田忠夫连忙摇手,“哪里,我想都不敢想,不说别的,光老婆那边就难以……”

“行啦。我说我的高田社长,就不要拿老婆当挡箭牌了。其实老婆一样容易搞定。所有女人本质上都是一样的,你只要有钱让她挥霍,嘴巴甜一点,老婆就开心了。男人要不偶尔风流一下,是显不出气概的。都是男人,咱们就不要在这种问题上演戏了。我还不知道你?喜欢年轻的,对不对?就比如企划部那个香川。可你又何必呢?男人其实最需要的还是时江这样的女人啊。像香川这样的年轻女孩子,欲望大,脸皮薄,不好弄到手不说。除了身体年轻点,其他方面还有什么优点,整个人都冰冷冷的……”

石川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进行着潜移默化的挑唆。

不用说,他就是为了激发高田忠夫的欲望,才好拉他上贼船,把他变成自己的同谋。

“怎么样?你到底有没有兴趣?如果想的话,我们就一起干。等赚到钱,我还可以让时江给你做媒的。她在大阪还有几个姐妹,也想找金主。而且价钱并不贵,不到两千万円每年就够了,或者直接花个一两亿资助对方开一个店也可以,对我们反而更划算……”

不得不说,他这一手真的奏效。

对于高田来说,看到明明在公司地位要比自己低下的石川居然能过上这样的日子,他真的嫉妒了。

也是从这个时候起,他再没有说出拒绝的话。

<!-- 翻页上AD开始 -->

推荐阅读:

欢喜冤家:逃嫁太子妃 仇爱千年 六界守护使之凌云志 创世洪荒诀 古人医 丧尸王系统 纹阴师 白鹤涉水而来 苟在东宫涨天赋,发现太子女儿身 我的傲娇总裁老婆 重生八零小甜媳 苏染司擎尧红宝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婚不宜迟 天龙八部之行云覆雨 捉鬼仙师 明珣完颜绮纳舒谷苏媸 四合院:走禽兽路,让其无路可走 时间循环:开局就被六扇门抓捕 长安行者录 极品养成系统 傲娇女神的贴身狂兵 枭爷,别太撩! 我家娘子要纳夫 二次元国度 天路争锋 位面源代码 你别忽悠我 遇人不叔 宁采臣传 乾隆:大清?朕的大清呢? 大人,我只是个烧火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