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追凶 (5K,粉红480、510+)

诸素素没有瞒着杜恒霜,见她现在神智还算清醒,就解释道:“你的病在逐渐恢复中,不过容易过人,我担心你的两个孩子,所以还是带着你出城,住到庄子上。等咱们病完全好了,再回家。”

杜恒霜一听容易过人,立刻有些着急,问道:“平哥儿和安姐儿都没事吧?”

“他们还好。就是天天叫娘。”知画抿着嘴笑道。

诸素素也道:“现在还好。但是你现在已经把知画给过上了。如果再待在家里,难保最后不过到两个孩子身上。”

杜恒霜拿袖子遮住脸,缓缓地吐了一口气,对诸素素道:“多谢素素了。我的命,还有平哥儿和安姐儿的命,都是你救的。等大爷回来,我让他好好谢谢你。”说着又对知画道:“知画,真是对不住,让你跟着受苦了。”

知画忙摇头,想笑一笑安杜恒霜的心,可是又有些心酸地想哭,只得忍住泪意道:“大少奶奶言重了,不关大少奶奶的事,都是那……”

诸素素心里一动,见杜恒霜这会子能说话,就问道:“你现在觉得怎么样?还难受吗?能说说话吗?”

杜恒霜刚才实在是撑着最后一点力气说话的。

对着知画微微点头,杜恒霜已经一偏头,又昏睡过去。

诸素素叹口气,帮杜恒霜掖了掖苎麻丝绵被的被角,安排知画住到隔壁去了。

她们没有带下人过来。

诸素素就出去见了这里的庄头儿,让他挑两个手脚麻利干净的村妇过来做饭洒扫,说定每个月给一串钱。

那庄头儿大喜,忙回去叫了自己的婆娘和儿媳妇过来,让她们一个负责做饭,一个负责洒扫和清洗。

诸素素找庄头儿要了一个小炉子,在屋檐下生了火,亲自熬药。

现在这个时空没有现成的抗生素,她自己做的陈芥菜卤倒是能派上用场,但是不能只靠陈芥菜卤。而且杜恒霜这几天吃得陈芥菜卤太多,效果已经不明显了。

诸素素冥思苦想了这几天,终于折腾出几个方子。

她别的东西没有带,唯独带了一大包各色药材。

针对杜恒霜的情况,她除了用以减轻外感风寒症状为主的桂枝汤以外,她也准备了麻黄汤和大青龙汤这两味药方。

麻黄汤以草麻黄、木贼麻黄和中麻黄三种麻黄属的植物为主药,兼用其他药效温和的药材做辅助,可以加大排解体内湿热、风寒的作用,帮杜恒霜调理好身体的酸碱平衡,增强自身的抵抗力。

大青龙汤由麻黄、桂枝、甘草、杏仁、生石膏、生姜、大枣等药组成,有很强的发汗解表、清除积热的功效。

这三个方子,再配合她的有抗生素作用的陈芥菜卤,应该能收到很好的效果。

只是杜恒霜的病,不是一般的风寒外感,而是由鼠疫杆菌变种引发的伤寒症,要真的治愈,真的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而对诸素素来说,只要控制住不再传染,她就放心一大半了。

知画的情况,比杜恒霜又要轻许多。

诸素素给她吃了几日的陈芥菜卤,再加上桂枝汤、麻黄汤和大青龙汤一天三顿的喝,她恢复得很快。

杜恒霜却一直在虚弱当中。

情况不好不坏,一时清醒,一时糊涂。

欧养娘在城里担心杜恒霜的安危,但是诸素素又叮嘱过她,暂时不能让方妩娘她们知道杜恒霜生病的消息。

因为她们一知道消息,肯定要来看她。

而杜恒霜此时的状况,真是不宜见人,会传染的。

欧养娘只有在完全护不住两个孩子的时候,才能去许家说明杜恒霜的情况。

龙香叶从那天送殡回来,就一直闹着要见杜恒霜。

欧养娘和萧义联手,将正院把持得铁桶一般,连只蚊子都飞不进去。

龙香叶倒是不敢如同上次一样硬来。欧养娘的手段,她领教过一次了,不想再受皮肉之苦,就在正院门口放下狠话,说等萧士及回来,一起跟她们算总帐。

陈月娇带着金姨妈跟着来到萧泰及家里,和萧泰及一起,通过二房和大房相隔的围墙,去萱荣堂见龙香叶。

龙香叶见到金姨妈和陈月娇,忙拉着她们诉苦,抱怨自己已经有很久没有见到两个孙子、孙女了。

陈月娇想到那两个孩子,倒是生出一丝复杂的关爱之情。

她不知道,这两个孩子,跟前一世“杜蘅”生的那些孩子有没有相同之处。

按理说,都是同一个身体,生出来的孩子应该都是一样的吧?

那两个孩子,明明就是“杜蘅”上一世生的孩子。

可惜这一世,他们要被杜恒霜生出来。

“老夫人这是说哪里话?祖母想看孙子,不是天经地义吗?哪个刁奴敢刁难?”金姨妈义愤填膺地说道。

龙香叶抹着泪道:“我在这个家里,混得连个仆妇都不如呢。不瞒二位说,她们对我,真是一点都不放在眼里。我要等老大回来,给我主持公道呢。”到底还是顾着脸面,龙香叶没有将欧养娘掌掴她的事说出来。

一个家里的老封君,被儿媳妇的养娘扇耳光,固然别人会谴责儿媳妇和她的养娘,但是也不免会觉得这老夫人没有倚仗,连个仆妇都欺到她头上,会被人看不起。

陈月娇听了半天,总觉得有些蹊跷,心里骤然想到一个可能,便轻言细语地道:“大少奶奶不像这样没分寸的人呢,是不是有什么苦衷,所以避而不见?”

龙香叶撇了撇嘴,耷拉着眉毛道:“苦衷?她有什么苦衷?现在这个家,上上下下,哪一件事不是她说了算?她要还有苦衷,我们这些人只好统统都去跳井。——都别活了。”

陈月娇笑着握住龙香叶的手,轻轻摇了摇,轻悄悄地道:“老夫人,我听说,大少奶奶在二少奶奶去世的那一天,曾经晕倒在二爷家的内院。——是不是她那一次累病了,如今正养病呢?所以不见客。”

龙香叶一听,想起来萧泰及跟她说过的话,说关芸莲其实是得了瘟疫,急病而死,所以她的尸首不能土葬,应该火葬,才能灭掉源头。后来龙香叶才松口同意萧泰及将关芸莲火化。

而萧泰及后来听从了诸素素的劝告,同意将关芸莲火化,也是听了陈月娇的话,说还是烧了好,免得以后关芸莲的爹娘过来找麻烦……

现在陈月娇一说杜恒霜有可能“病”了,龙香叶猛然醒悟过来,杜恒霜是不是被传染了?!

这可不行!

一个传染病人住在家里,她们别的人真真都别活了!

龙香叶霍地一声站起来,大步往门外走去。

“娘,您去哪儿?”萧泰及忙追了上去。

陈月娇和金姨妈都没有动,坐在萱荣堂的上房坐着吃茶。

龙香叶风风火火在前面走着,身后带着几个婆子和丫鬟,还有萧泰及走在她身边。

“泰哥儿,我觉得月娇说得有道理。你大嫂说不定真的是病了。”龙香叶对萧泰及低声说道。

萧泰及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问道:“若是大嫂病了,娘现在过去做什么?”

龙香叶不满地横了萧泰及一眼,“我做什么?我当然是为咱们一家人着想!今天拼了我的老命,我也要去把两个孩子接出来。”

萧泰及笑着摇摇头,“娘,大嫂不会同意您把孩子抱走的。”

“她都病得七死八活了,还把两个孩子拘在院子里。她难道不知道,她的病会过人的吗?”龙香叶一时气愤,把自己的猜想说了出来。

萧泰及吃了一惊,一下子停在那里问道:“娘,您说什么?什么病了?”

“我觉得,你大嫂跟你过世的媳妇儿,大概得的是同样的病。”龙香叶深思熟虑地道,然后凑到萧泰及跟前,嘀嘀咕咕地将自己的猜想说出来。

萧泰及连连点头,越想越觉得有可能,由不得颤声道:“……糟了,大嫂会不会和芸莲一样?大哥要是知道是因为芸莲的关系,大嫂才没的,肯定恨死我了。”

龙香叶白了他一眼,“你混说什么呢?谁说她一定会死啊?”

“和芸莲一样的病,怎么不会死?!”萧泰及有些急了,声音大了一些,连脖子上的筋都爆了起来。

“如果真的和芸莲一样,她早就死了,还等到今天?”龙香叶转身继续往前走,“你要知道,就算是同样的病,也有轻重之分。芸莲那种算是最重的,你嫂子这种,应该是不轻不重的吧。”

萧泰及“哦”了一声,声音似乎有着几分失望。

龙香叶没有在意,走得更快了,很快再一次来到正院门口。

还是那几个五大三粗的婆子守门。

龙香叶这一次没有高声叫喊,而是非常诚恳地道:“我有急事,要见媳妇一面,请两位妈妈通融通融。”姿态放得低低的,倒让守门的婆子反而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龙香叶趁她们发呆的空隙,就要往院门里挤。

那几个婆子回过神来,胳膊一伸,就将龙香叶挡了回去。

“老夫人,您稍等,我们去问问主子的意思。”一个婆子见躲不过去了,只好进去向欧养娘求救。

欧养娘沉吟半晌 ,叹息道:“先拦着吧。就说,大少奶奶睡着了,明天再说吧。”

那婆子领命而去,来到院门口,将欧养娘的话原原本本复述了一遍。

龙香叶这一次见连欧养娘都不出来,心头着实恼怒,冷笑道:“那好,我明日再来!”

一连三天,龙香叶都高兴前来,败兴而归。

到了第四天,知道龙香叶都见不到杜恒霜,陈月娇已经大致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将此事通知了太子,让他想法子将杜恒霜“请”出来让大家看一看。

太子就进了几次宫,很快宫里对萧士及的封赏就下来了。

传旨内侍来到萧家,欧养娘和萧义见实在瞒不下去了,才对那传旨内侍道:“我家大少奶奶身子不适,去城外的庄子上养病去了,来不及赶回来接旨。”

不在府里,就没法子了。

那传旨内侍心里头有数,便点点头道:“既如此,就找一个能接旨的萧家人来接旨吧。”

欧养娘和萧义虽然能做大半个萧家的主,可是他们的身份到底差一些,不能接旨。

萧义只好道:“大人稍等,我去看看二爷在不在,让他帮着接旨吧。”说着,便使了人去请萧泰及过来接旨。

萧泰及听说了原委,忙赶了过来,跪下来接旨。

这一次,永昌帝给萧士及赏了几顷田地,还有几个庄子,不过都在江南,并不在近处。

萧泰及接了旨,又毕恭毕敬地将那传旨内侍送出了萧家,才回来对欧养娘和萧义不满地说道:“大嫂离家去庄子这么大的事,你们居然不跟娘说。若不是今日内侍大人来传旨,你们还想瞒到什么时候?”

欧养娘和萧义一声不吭,低头听着萧泰及指责他们。

龙香叶也知道杜恒霜其实不在府里,而是去了城外的庄子养病,才满意地道:“这还差不多,若是真的得了那遭瘟的病,还是跟我们隔开比较好。就算她不顾忌我们,她自己的孩子她不能不顾忌。”

既然龙香叶和萧泰及都知道杜恒霜去了哪里,是什么状况,欧养娘也使人去许家,跟方妩娘说了杜恒霜的情形。

方妩娘一听,急得不得了,马上就命人套车,急急忙忙出了长安城,去萧家在城外的庄子见杜恒霜。

诸素素当然不允许杜恒霜见人。现在还没有过传染期,杜恒霜还是跟她们待着比较好。

方妩娘被拒之门外,只跟诸素素说了几句话。

待知道杜恒霜正在恢复当中,方妩娘才稍稍放心,让她不要着急,好好养病,等病好了再回城。

陈月娇确认了杜恒霜确实被传染上了,才放下一颗心。

太子派人也去萧家在城外的庄子确认过,知道杜恒霜确实病得不轻。平日里都要被人搀扶,才能到外面的院子里走几圈。大部分时候,她都躺在屋里的病床上。

对于陈月娇的这一手隔山打牛,太子非常满意。

做得完全不着痕迹,确实是个可造之材。

“你放心,等杜恒霜死了,萧士及填房的位置肯定是你的。”太子给陈月娇做了保证。

陈月娇这才真正放下心来。她知道,她总算是得到了太子的承认。在嫁给萧士及之前,她不能放弃太子这条船。陈月娇很是确定,在这个没有抗生素的世间,杜恒霜的病基本上就是在拖日子而已。

诸素素在萧家的庄子上悉心照料着杜恒霜的病情。

杜恒霜清醒的时候,诸素素就跟她说起来关芸莲染病的事情。

杜恒霜记得很清楚,关芸莲最后一次来找她,拎着一个红木透雕牡丹纹的食盒,里面装着几味点心,说是她表妹陈月娇亲手做的单笼金乳酥,非常好吃,还让她吃。

杜恒霜听说是陈月娇做的,当然不会吃,就挡了回去。

就是在那个时候,关芸莲开始发病,走路踉踉跄跄,打着飘忽。

诸素素听说了陈月娇的名字,惊讶得合不拢嘴。

“她才十四岁吧?”诸素素问起陈月娇的情形。

“是,她跟我妹妹差不多大,明年才及笈。”说起自己的妹妹,杜恒霜又想起来听方妩娘说过,已经给杜恒雪定了孙家的公子,也是今年的探花郎孙耀祖,明年及笈就出嫁。孙家刚下了小定,年底下大定。明年等杜恒雪及笈之后,就马上嫁人。

“我还没给妹妹准备好嫁妆。”杜恒霜想起来自己病倒之前在做的事情,有些不安。

诸素素还在震惊当中,就没有听见杜恒霜说的关于她妹妹的事情。

诸素素只有一个念头。为什么陈月娇要害关芸莲?要知道,陈月娇跟萧家唯一的纽带,就是关芸莲这个表姐。

关芸莲一死,说句不好听的话,陈月娇和萧家就算是彻底没了关系。她没有任何借口可以再上萧家门。

“素素,你问这个做什么?”杜恒霜收回思绪,接着问道。

诸素素想了想,对她道:“恒霜,你有没有想过,这件事其实是有人想要二少奶奶的命。”

杜恒霜心念电转,马上反应过来,声音更加有气无力,“你说,二弟妹的病不是偶然,而是有人故意的?真的是陈月娇?她怎么有这么大的本事,连那种瘟病都弄得出来?”

诸素素讪笑道:“我真不认为她有这么大的能耐。不过是瞎猫撞到死老鼠。——这女人可真是又毒又狠,你千万要小心。”

杜恒霜沉默半晌,缓缓点头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件事到底跟她有没有关系,还要再做调查。”

诸素素心下暗道,调查,什么调查?她赌一个大钱,那死老鼠,肯定已经被陈月娇烧死了。

但是杜恒霜是病人,诸素素也没有跟她多加辩解,一心为她治病。

到了第二年,也就是永昌四年的六月,天气渐渐变得炎热的时候,杜恒霜的病终于好了大半,已经没有传染的危险了,而知画已经彻底痊愈了。

龙香叶听到这个消息,很是高兴,命人给杜恒霜送了擅长做淮扬菜的厨娘过去伺候她。

陈月娇从萧泰及嘴里听说杜恒霜的病快要好了,如同当头一棒,打得她头晕眼花。

“怎么可能?这种病,怎么可能有人治得好?!”

※※※※※※

二更粉红480、510加更送到。晚上的更新大概是七点多到八点的时候,俺先睡一觉,再起来写文……

喜欢原配宝典请大家收藏:(.sodu777.)原配宝典搜读小说网更新速度全网最快。

推荐阅读:

斗罗之阿飘 全职法师中的火影系统 鉴罪者 嫁给豪门老男人 奸恶之徒 诸天BOSS群 大佬的小娇夫 卫姝 渣王作妃 钻石王牌之重来的荣纯 嫡女重生,惹上暴君逃不掉水七 掌心宠爱 被爱判处终身孤寂 仙神外传之灵缘传说 靠美食直播养活宇宙公敌 经营游戏竟是我自己 女汉子闯异世 身体里有个女鬼差 继表妹 每天起床都看到反派在抢戏 细说红尘真费事 养母难为 不逍遥的大明王爷 鱼小姐的初恋日记 大明行者 神侠系统 穿去史前搞基建 抢亲冷王爷 末世作者不成神 我在大唐有座城 初逢平京 墨染江山如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