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奇妙的昆虫世界

3 奇妙的昆虫世界

爱丽丝接下来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了解一下她要去的地方。“看起来跟学地理一样啊,”她踮起脚尖儿,想看得尽量远一些,嘴里还不停地说,“主要河流没看到……那就是没有;主要山脉呢……我脚下这个小山是唯一的一座了,要我看,它大概连个名字都没有;主要城市……呀!那边采蜜的是什么东西啊?肯定不是蜜蜂。众所周知,谁也不可能看到一英里以外的蜜蜂……”她停住嘴不再说话,静静地看着那些动物,她看见它们中的两只在花丛中忙碌着,还把嘴上的吸管伸到了花心儿里。“它们的做法跟蜜蜂可真像。”她心里想道。

但是,它们绝不是蜜蜂,实际上它们是大象!这一点爱丽丝马上就看出来了。这个发现令她吃惊得有点儿透不过气来。她的脑子里产生的第二个念头就是:“那么,那些花儿得有多大啊,恐怕得跟没有屋顶的小房子安到花茎上了似的。而且,它们的花蜜得有多少呀!真应该去看看。”www.smxxu.com 青涩小说网

她刚要抬脚往山下跑,忽然又止住了脚步,心里在为自己突然产生的恐惧找借口:“哦,不行,我现在还不能去。况且,就这么走过去也不行,我得事先准备一根长长的树枝。要是它们问我散步开心不开心才有意思呢。我就会说:‘噢,当然。开心极了!'”说到这儿,爱丽丝假装喜欢的样子,还点了点头,然后继续编她的故事,“只是这里的气候又干又热,尘土也太大,但那些大象可真是与众不同。”

“我想我还是从另一边下去比较好。”停了一下,她对自己说,“我可以过后再去看大象,现在我得抓紧时间赶到第三格去!”找到了冠冕堂皇的借口后,爱丽丝一口气跑下了小山,并跳过了六条小河中的第一条。

“请大家准备好车票,现在开始检票了!”乘务员从车窗里伸出脑袋说。转眼间,每个人都拿出了车票并举给他看。车票竟然同人一样大小,因此,车厢里挤得满满的。

“嘿,小孩儿!你的票呢?请把票拿出来!”乘务员瞪着爱丽丝生气地说。随即车厢里的每个人都跟着叫了起来,就像大合唱一样:“孩子,快拿出票来,别浪费他的时间。他的时间每分钟值一千镑呢!”

“很抱歉,我没有票。”爱丽丝胆怯地说,“我来的那个地方没有卖票的。”

那个合唱声又响起来了:“她来的那个地方没有空地,那儿的土地一英寸要值一千镑呢。”

“那只是你的借口而已,”乘务员说,“你应该在火车司机那里买票的。”那个合唱声又一齐叫道:“火车司机!开火车的司机!火车头喷出的每一股烟都值一千镑呢。”

爱丽丝心里想:“这情形看起来再说什么也是没用的。”这一次那一片合唱声没有出现,因为爱丽丝根本没有说出声来。但是,她惊讶地感觉到他们都想到一块儿去了。小读者们,你们知道“想到一块儿”是什么意思吗?嘘……别说话,这儿的话一个字要值一千镑呢!

“今天晚上,我肯定做梦都会梦见那些‘一千镑’了,肯定的,错不了!”爱丽丝想道。

在爱丽丝想事的这段时间内,那个乘务员一直在看她。先是用望远镜看,然后又用显微镜看,最后又用一个单片的观剧眼镜来看她。终于,他开口说话了:“你坐错车了,方向反了。”说完就关上窗子走开了。

坐在爱丽丝对面的是一位穿着一身白纸衣服的绅士,绅士这时说道:“这么大的孩子,就算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也应该知道自己的路啊。”坐在白衣绅士旁边的山羊也闭着眼睛,大声说了起来:“就算不认字,她也应该知道到售票室的路!”

山羊旁边坐着的是一只甲虫。“这个车厢里的乘客怎么都稀奇古怪的?”爱丽丝纳闷道,好像有个莫名的规矩在约束他们必须挨个儿说话似的。现在轮到这只甲虫说话了:“应该把她当作行李托运回去。”

虽然看不清谁坐在甲虫旁边,但是爱丽丝接下来听到的是一个粗哑的声音:“换火车头了……”话没说完,汽笛鸣叫一声,火车开了。

“这声音好像一匹马在叫呀。”爱丽丝心想。

这时,一个极细小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你可以编一个关于‘马’的笑话,比如说‘它被骂了’,嘻嘻!”

远处又响起一个声音,听起来温文尔雅的:“我觉得应该给她贴上个标签,上面写着‘小心轻放’。”

接着有不同的声音继续往下说着:“既然她长着脑袋,就应该能邮寄回去。”“把她当作电报打回去也可以……最好让她拉着火车走完剩下的路程。”“……”

“这个车厢里的乘客可真不少呀。”爱丽丝想道。

这时,那位白衣绅士俯身过来,凑近她耳边温和地说:“亲爱的,无论他们说什么,你都不用理睬。只要你每停一次车就买一张往返票就行了。”

“我才不会这么做呢!”爱丽丝非常不高兴,“我根本就没想坐火车。我刚才是在一个树林里,现在只想回去。”

那个细小的声音又在她耳畔响起了:“呵,你也可以拿这句话来编个笑话,比如说‘要是你能就好了’。”

“你怎么老是缠着我,”爱丽丝禁不住说道,她徒劳地四下打量,想知道这声音的来源,“既然你这么喜

欢说笑话,为什么不自己来一个呢?”

那个细小的声音深深地叹了口气,听起来非常伤心。爱丽丝想找些话安慰它,她想:“要是它能够像人一样叹气就好了。”然而,那声叹息实在是轻微得出奇,要不是紧贴在她耳根,她根本就听不见。它在她耳边就这么嗡嗡地骚扰着,最终令她打消了安慰它的念头。

“我知道你是朋友,”那细小的声音继续说,“一个亲爱的老朋友,虽然我只是一只小昆虫,但我知道你是不会伤害我的。”

“那么,你是哪一类的昆虫呢?”爱丽丝小心地问道。其实,她想知道的是它会不会叮咬人,只不过觉得那样问有点儿不太礼貌。

“什么?这么说你不……”那细小的声音还没说完就被火车头的一声尖叫打断了。所有人都惊得跳了起来,爱丽丝也不例外。

这时,一直把头探在车窗外面的那匹马把头掉过来,说:“不必紧张,刚才只不过是跳过了一条河。”大家听了这句话好像都放心了,只有爱丽丝对火车居然能跳感到有些不安。“不管怎样,它总算把我带到第四格了,这也算是一点儿安慰吧。”她自己宽慰自己。突然间,她感觉火车直立起来并向空中飞去,她在惊恐万状中手忙脚乱地抓住了离自己最近的东西——那只山羊的胡子。

然而,她刚抓住,那山羊的胡子就溶化并且消失了。她发觉自己平安地坐在了一棵大树下。那只蚊子——就是刚才一直跟她说话的那个昆虫,这时停在她头顶的一个树梢上,正用翅膀给她扇风呢。

它的确是一只很大的蚊子。“好像跟一只鸡差不多大小。”爱丽丝想。但这次她没有惊慌,毕竟他们已经聊了好一阵子了。

“你好像不喜欢昆虫,难道你对所有的昆虫都不喜欢吗?”蚊子继续它刚才的话题,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

“如果它们会说话,我当然喜欢它们,”爱丽丝回答,“可是我们那里的昆虫都不会说话。”

“那么在你们那里,哪一种昆虫是你最喜欢的呢?”蚊子又问道。

“说实在的,所有的昆虫我都不喜欢。”爱丽丝解释说,“我挺害怕它们的,特别是那些大个儿的,它们中的有些名字我倒是能叫得上来。”

“哦,是吗?那你叫它们名字时它们会答应吗?”蚊子漫不经心地问道。

“没有,它们从来也没答应过,因为它们根本不会。”

“既然不答应,那给它们起名字又有什么用呢?”蚊子问。

“对它们来说没什么用,”爱丽丝解释道,“但是对给它们起名字的人来说是有用的,我想。不然的话,人们为什么给每种东西都起个名字呢?”

“这我就不清楚了。”蚊子说,“你看那边那个小树林,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没有名字。不过,这跟咱们有什么关系呢?你还是继续说你那边都有些什么昆虫吧,别再浪费时间了。”

“好吧。那么我告诉你,第一种是马蝇。”爱丽丝扳着手指头数着说。

“哦?”蚊子说,“那么,你往那边看,在离咱们不远的地方有一只马蝇,是木头做的,正在树叶间摇来荡去的。看到了吗?”

“是呀。可是,它是靠什么来维持生命的呢?”爱丽丝好奇地问道。

“树的汁液和木屑。”蚊子说,“接着说你那儿的昆虫吧。”

爱丽丝很感兴趣地看看那只马蝇。“这个马蝇肯定刚油漆过,看起来它还亮油油的而且黏糊糊的呢。”爱丽丝想。然后她继续数着说:“我们那儿还有蜻蜓……”

“你抬头看看,”蚊子说,“你头顶上的树枝上就有一个圣诞火蜻蜓。它的身体是果料布丁,翅膀是冬青树叶,而脑袋呢,就是一颗浸过白兰地酒再点燃的葡萄干。”

“那它又是靠什么来维持生命的呢?”爱丽丝再一次问道。

“牛奶麦片粥和肉末馅饼。”蚊子回答,“它的住处是圣诞礼品箱。”

爱丽丝仔细地观察了一下那个脑袋着火的家伙——那只头上燃着火的圣诞火蜻蜓。她想:“昆虫总爱扑火,或许是因为它们都想变成圣诞火蜻蜓吧!”她又接着数着手指头说:“我要告诉你的第三种昆虫是蝴蝶。”

“那你看看,是什么东西在你脚边爬动呢。”蚊子又说道。爱丽丝吓得把脚一缩。“别怕,它是只奶油面包蝴蝶。她的翅膀是涂着奶油的薄面包,身体是面包皮,而脑袋则是一块儿糖。”

“那它吃什么呢?”

“奶茶——加牛奶的淡茶。”

爱丽丝忽然有了个新问题,她问:“要是它找不到奶茶怎么办呢?”

“那没办法,只有饿死了!”

“这样啊……那么这种事一定经常发生吧。”爱丽丝若有所思地问。

“是的,经常。”蚊子说。

爱丽丝不由地陷入沉思中,好几分钟都没说话。那只蚊子索性围着她的脑袋自得其乐地飞起来,还发出了快乐的“嗡嗡”声。忽然,它停下来对爱丽丝说:“我说,你是不是很在意自己的名字,不愿失去它?”

“当然。谁会愿意失去自己的名字?”爱丽丝疑惑地看着它。

蚊子却不以为然地说:“那也不一定哦,也许没有了名字会很方便。比如说,上

课时,如果老师叫你,只说‘请上这儿来……’那么,她说到这里可就没法再说下去了,因为她叫不上来名字啊。所以你当然就可以不去了。”

“不可能的,”爱丽丝反驳道,“老师才不会因此而放过我呢。就算她忘了我的名字,也会叫我‘小姐’,佣人们都这么称呼我。”

“可是,如果她只是叫‘小姐’,而说不出别的什么话,你不是依然可以逃课吗?”蚊子又说道:“这是不是也可以算个笑话呢。我想你可能开过这样的玩笑吧。”

“为什么你会希望我开过这样的玩笑呢?”爱丽丝问道,“我认为这实在是个不好的玩笑。”

蚊子开始深深地叹气,两颗大大的眼珠沿着面颊滚落下来。

爱丽丝说:“开玩笑让你难过是吗?如果是的话,你就不要再开玩笑了。”

叹息声越来越小……这一次那可怜的蚊子把自己叹息得消失了。因此当爱丽丝抬头看时,发现树梢上已没了它的踪影。不知不觉中,爱丽丝在这里已经坐了很长时间。这时,她才发觉由于坐得太久,身上开始发冷了。于是,她就站起来继续往前走去。

很快,她走到了一小片空地边,空地的另一边有一个树林。这个树林看起来比刚才那个阴森恐怖,爱丽丝心生怯意,有点儿不敢进去。但是一想到游戏,她很快就拿定主意了。“按规则是不能后退的,所以,我不能退缩,”她想,“而且,这恐怕是通往第八格的唯一一条路了。”

“这准是那个让人丢失名字的树林,”她想,“不知道我进去以后名字会丢到哪儿去。可我不想丢掉自己的名字,要不别人会用另外的名字来叫我的。而且,那个新名字多半会很难听。不过,要真的是这样的话,我该怎么去找捡到我名字的那个人呢?难道像寻狗启事上说的‘脖子上戴着项圈,叫它名字会答应’那样吗?那样的话,我不得见人就叫‘爱丽丝’,直到有人答应为止?也许他们多半都不会应声的,谁也没那么傻的。”

她就这么边走边想,不一会儿就走了进去。树林里阴冷而黑暗。“不管怎么说,热了这半天,这里却很凉快,也算是个安慰吧。可这里叫——叫——叫什么来着?”她说着,同时吃惊地发现自己想不起该把这里叫做什么了,“我是说,我走到——走到——这个下面,天知道!”她用手拍着树干,“它叫什么来着?我想它也许没有名字。对,肯定没有名字!”

她苦苦地思索着,默不作声地站了足有一分钟,然后恍然大悟:“老天,这么说这怪事真的发生了!那我得想想我是谁了。我能想出来,我一定能想出来!”但是,坚决的态度并没帮上她什么忙,在伤了一番脑筋之后,她只能无奈地说:“看来是这样的,我的名字是丽字打头的。”

正在这时,一只小鹿从爱丽丝身边经过,它用温柔的大眼睛定定地看着她,好像一点儿也不害怕。“到这边来,小乖乖。”爱丽丝说着伸出手想摸摸它。小鹿向后跳了一下,又站住了,继续盯着她看。

“你叫什么名字呢?”小鹿开口说道。它的声音温柔而甜美。

“我也很想知道,”可怜的爱丽丝伤心地回答,“现在什么名字也不叫了。”

“这不太可能,你再好好想想。”小鹿同情地说。

爱丽丝想啊想,头都快想破了,可还是什么也想不起来。“实在是抱歉,那么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她求助道,“这也许会对我有点儿帮助吧。”

“来,再往那边走一点儿,我就能告诉你了,”小鹿说,“在这儿我也想不起来的。”

于是,他们继续在树林中穿行,爱丽丝还亲热地搂着小鹿的脖子。就这样,她们来到了另一片空地。到了之后,小鹿挣脱了爱丽丝的怀抱,猛地一跳。“我知道了,我是一只小鹿。”它欢快地叫道,“我的天!而你是一个小孩儿,一个人类的小孩儿!”它漂亮的棕色大眼睛突然流露出恐惧的神色,而且转身就飞快地跑走了。

爱丽丝只得目送它远去。突然失掉了可爱的小旅伴,她难过得都要哭出来了。“好在我又知道自己的名字了,”她安慰自己说,“这还算不错吧。我叫爱丽丝。爱丽丝,这是我的名字,我再也不会忘记了,我的名字!那么现在……让我看看,我该照哪个路标指的方向走呢?”

回答这个问题倒不是很难,因为穿过树林的路只有一条,而且两个路标指的都是同一个方向。爱丽丝告诉自己:“不会总是一条路的,到有岔路的地方,路标指着不同的方向时,我再来考虑这个问题。”

但是,这种情况好像永远不会发生似的。她一直往前走呀走,走了好远,但每个岔路口总有两个路标指着同一个方向。一个写着“通往叮当兄的房间”,另一个写着“直达叮当弟的屋子”。

“他们一定住在同一幢房子里,我相信,”爱丽丝最后说,“奇怪的是我刚才竟然没想到这一点。不过我也不能在他们那里停留太久,只需对他们说声‘你们好’,然后再问问走出树林的路就可以了。要是天黑之前能赶到第八格就好了。”她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着。她刚拐过一个急转弯儿,迎面就碰上了两个小胖子。他们来得这么突然,以至于把爱丽丝吓得往后一退。但接着她就镇静下来了,她想,这大概就是……

(本章完)

推荐阅读:

带着粮库回六零 诸天最强玩家 凶宅诡闻录 嫡春 阁下 全民御兽:我能看到进化路线 武侠:神功满级,开局捡到黄蓉 夫人撩人不自知 文娱,我只喜欢拍电影 零余[末世] 开局躺赢,太子奉命娶妃 难以放手 九天至尊 女神世界冒险记 装乖 头号宠妻令:霸道总裁深度爱 小侯爷[星际] 情谋 七十年代纪事 兽鬼 我真没教齐天大圣造反 魔物狼的奇妙冒险 妻心如刀 无限反转系统 春江花月 重生之我要上头条 疯狂妖孽 神豪从毕业后开始 快穿之地府心愿司 只余我一人的世界 万界之仙帝归来 我绝对不是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